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

我爹是柠檬精首富

我爹是柠檬精首富

我爹是柠檬精首富

时间:2020-04-21 14:26:36

分类:穿越重生

来源:晋江文学城

主角:宁檬

全章节目录
在线阅读
我爹是柠檬精首富

我爹是柠檬精首富

关注微信公众号:玖陆文学

回复书名:我爹是柠檬精首富 阅读全文

  宁檬穿成一只柠檬精。身为一只纯血柠檬精,她以为自己会酸着别人的成就,发奋图强走上人生巅峰。没想到,这个剧本到了她爹手里!她爹因幼年时曾目睹过妖皇的威风,酸得一塌糊涂,随后脚踩各路妖王,成功登上妖皇宝座。而她,人生经历只有两个字——躺赢。
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

  宁檬一睁开眼睛,就察觉到不对。

  眼前阵阵发黑,视线看到的东西好像被切割过一样,完全看不真切。

  心脏在剧烈跳动,十分不舒服。

  前一刻她明明还在妖皇宫中送老爹出征,现在这是怎么回事?

  她一只柠檬精,怎么还会出现头晕脑胀、心脏跳动不规律这种症状?

  宁檬倒吸口冷气,试图让心率恢复正常。

  可冷气灌入喉咙里,她还是没能缓解掉身体的异样,反倒加重了自己的晕眩感。

  在她试图缓解身体异样,顺便思考目前的处境时,身边有嘈杂的说话声响起。

  全都是哄人的话——

  “不必在意网上那些流言蜚语,爸爸的掌上明珠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  “大哥已经联系了公司法务部的人,他们会处理网上那些舆论,别难过了。”

  “你的感冒还没好,二哥给你倒了杯温水,先就着温水把药服下去好不好?”

  “三哥给你唱首歌,能不能让你心情好起来?”

  “四哥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?”

  单听说话声,就能想象到这是一幅何等“温馨”的画面。

  被这五个男人团团围住的人又该是何等受宠。

  *

  宁檬倒吸的冷气堵在喉咙里,眼前又是一阵阵发黑。

  她两只手左右摸着,很快摸到一个可以搀扶的柱子。

  沉重的身体倚在柱子上借力,这才勉强能够站稳。

  站稳之后,宁檬面无表情侧过头,看向声音来处。

  极力睁着眼睛,看了好一会儿,她总算看清了正坐在沙发中间,被五个男人团团围住、一脸委屈闷闷不乐的柔弱少女赵清韵。

  被大家这么安慰关注,赵清韵脸上的闷闷不乐消去一些。

  她轻轻勾起唇角,眼睛笑弯成月牙状。

  但笑着笑着,她的声音又低沉下来。

  “谢谢爸爸和哥哥安慰我,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自己在家里很不受欢迎。”

  在她笑起来后,那五个男人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一些,纷纷跟着她笑起来。

  但听到她说的话,五个男人的脸色又变了。

 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宁四哥揉了揉赵清韵的头发,“你在说什么傻话,我才不在乎什么真千金养女儿的说法,在我心里,你才是我唯一的妹妹,是宁家千娇百宠长大的小公主。”

  赵清韵脸上添了喜色,但她好像想到了什么,悄悄瞥向楼梯口那里。

  她轻声道:“四哥,你别这么说。”

  又和靠在楼梯扶柱、喘着气的宁檬道:“宁檬,你千万别在意,四哥是在说胡话呢。”

  说得小心翼翼,好像生怕宁檬受到伤害一样。

  但她越是这么为宁檬着想,家里其他几个男人对宁檬的厌烦更是上一层楼。

  感谢他们在旁边嗡嗡嗡说话,宁檬总算从记忆角落把今天的事情挖了出来。

  穿越到妖界两百年,过上悠闲自在的生活,她居然还能记得第一世的人和事。

  宁檬也不知道是该夸自己记性好,还是说第一世给她造成了很大的阴影,让她怎么都忘不掉。

  *

  宁檬是《养女是豪门团宠》这本小说的炮灰女配,觉醒了自我意识。

  她的存在,就是为了做女主赵清韵的对照组。

  明明她才是宁家的千金大小姐,可从宁爸爸到四个哥哥,只把赵清韵这个养女当作眼珠子护着,对她漠不关心。

  她在这个家里像是个边缘人,承受着血脉亲人加诸在她身上的冷暴力。

  赵清韵体弱,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,普通的感冒发烧都能让家里的五个男人如临大敌。

  宁檬身体好,偶尔生病都是重病,有一回半夜高烧,不敢打扰旁人休息,硬生生撑到了早上才被管家发现。后来发烧恶化成肺炎住院,也只有管家在她身边忙前忙后。

  赵清韵寄人篱下多愁善感,五个男人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逗她开心上,不忍心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
  宁檬身为宁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,想要让爸爸和哥哥们多关注她一些,被五个人轮番批评责骂。

  赵清韵毕业后想要进入娱乐圈玩,宁大哥开了一家娱乐公司给她铺路,宁二哥身为当红流量小生,给她介绍了不少资源……

  宁檬从央影毕业后默默签了一家公司,默默拍戏,默默承受着非议和黑料。

  到最后,她这个炮灰女配承受不住网络暴力,抑郁自杀后,她的死还成为了赵清韵和男主宁大哥的感情催化剂,帮助他们成为神仙眷侣。

  不过……剧情在走到一半时,宁檬就穿越了。

  穿到妖界,成为一个刚出生的胖头柠檬精,有了一个事事护她周全的柠檬精老爹。

  她在妖界过得逍遥又自在,谁想现在——

  居然又穿回来了!

  宁檬觉得,真没有比这更糟心的事情了。

  而且……她大概还穿到了自己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候。

  如果她没记错,她现在眼睛阵阵发黑,是因为几天前在剧组拍戏时威压绳索断掉,她从威压上摔下来时撞到眼睛。

  眼神经受到压迫,造成一定的后遗症。

  心脏疼痛,也是因为这段时间通告堆积过多,她没日没夜出通告赚钱。身体超负荷运行后,在对她发出警告。

  在宁檬走神时,一杯冷水劈头盖脸直接往她脸上泼过来。

  她察觉到不对,想要往旁边避开。

  但视线还有些模糊,楼梯台阶绊住脚步。

  宁檬不仅被冷水彻头彻尾泼中,身体还失去平衡往前倒,靠她用右手撑着才勉强没有一头栽倒下去。

  水珠顺着发丝往下滴,她的脸和衣服前襟全部是水。

  宁檬抬起头,看向正前方,睁大眼睛勉力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——是宁四哥宁越树。

  宁越树把玩着手上的杯子,对自己刚刚的做法表现得十分理所当然。

  他反倒还有不满,“说了让你马上把微博删掉,并且在微博做道歉声明,你没听清楚吗!”

  在他后面,几个男人都是一脸冷淡的模样,完全没有替宁檬出头的打算。

  宁檬穿到妖界两百年,被柠檬精老爹当眼珠子一样护着,从未受过一丝一毫的委屈。

  莫名其妙从妖界穿回到最痛苦的前世,还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老爹,宁檬心里憋屈得很。

  结果她走神之际,就被人当头泼了一杯冷水。

  即使现在是夏天,身上突然碰到冷水都是很难受的。

  更何况这个行为,还带着极为明显的侮辱意味。

  宁檬深吸口气,压下身体的不适,语气平淡不像是生气的样子,“你凑近一些,我把手机给你。”

  说着,作势从裤子口袋里取出手机。

  宁越树压根没觉得宁檬会反抗。

  他这个血缘上的亲妹妹在家里素来都很低调没存在感,像个哑巴一样,他们说十句话她搭不上一句话。

  哪里像清韵,古灵精怪,总是能让家里充满欢声笑语。

  他走到宁檬面前,要从她手里抽走手机。

  宁檬笑,“我身上没力气,你再近一些不行吗?”

  宁越树蹙起眉,却还是弯下了腰,凑得更近一些。

 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角度了。

  宁檬一把抬起右手,集中浑身力气,狠狠给了宁越树一耳光。

  “啪”的声音在别墅里回响。

  清脆而大声。

  甩过一巴掌后,宁檬身体又脱力了。

  她缓缓往后倒,靠着楼梯扶手借力,大口喘着气来缓解身体上的不适。

  一耳光抽下去,疼倒不算是特别疼,但直接把宁越树给抽懵了。

  他的脸色全部黑掉,身为豪门宁家的四少爷,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。

  更何况,打他的人居然是家里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宁檬?

  “四哥!你没事吧!”

  赵清韵尖叫一声,连忙往宁越树身上扑过来。

  被她这么一喊,宁越树终于回过神来。

  他用手捂着脸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宁越树紧紧盯着坐在楼梯上的宁檬,气急败坏道:“宁檬,你疯了吧!”

  宁檬捋了捋还在滴水的刘海。

  兴许是刚刚那股难受已经过去了,她现在恢复了一些力气,眼前发黑的情况也比刚刚好了一些,能看清楚赵清韵和宁越树的脸。

  赵清韵能当上小说女主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巴掌大的小脸,五官精致,单个拎出来都不算多好,但整合在她的脸上,就让人觉得很舒服很有味道。

  气质娇弱,仿佛是温室里需要精心呵护的兰草,我见犹怜。

  此时,被宁檬这么盯着,赵清韵脸上表情有些怯生生的。

  宁檬移开目光,重新看向宁越树,“打你一巴掌就叫疯了吗,那你朝我脸上泼水,不停施加言语冷暴力的时候,是不是已经疯到无药可救了?”

  “麻烦宁四少在气急败坏时,先想想是不是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。”

  宁越树:“……”

  他目光阴鸷,有些咬牙切齿。

  赵清韵怯生生道:“宁檬你怎么能这么说四哥,四哥刚刚喊你,结果你一直走神没听到他的声音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身体不舒服,就让四哥端了杯水给你。可是四哥都到了近前,你还一直没看到他……四哥一不小心,这才把水洒出来的。”

  宁檬淡淡道:“把整杯水都洒完,还全部都洒到了我脸上,那是挺不小心的。”

  赵清韵眼眶微红。

  “清韵,你和她解释这些干什么。”

  宁越树揽过赵清韵的肩膀,“家里供她吃住,供她锦衣玉食,也不求她回报家里了,结果连安安分分都做不到,还总是去肖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  从表情到语气,都在传达着宁越树的不屑。

  就是这样的言语冷暴力。

  “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”,“我的妹妹只有赵清韵一个人”,“你连跳舞都不会,真是蠢得可以”……

  从她回到宁家起,就一直活在这样的质疑声中。

  一边是被宠到了极致的养女儿赵清韵,一边是她这个拥有血脉亲情却被漠视到了极致的真千金。

  宁檬不知道前世的自己做错了什么,只是想得到一些本该有的东西,也会被冠以“肖想”这个词。

  好像她有多贪得无厌一样。

  但曾经她会意难平,现在再听到这样的话语,宁檬心底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。

  只觉得手更痒了。

  “宁家待我如何,你们该心中有数才对。不过且放心好了,终有一日,我会好好回报宁家。”她在‘回报’二字上落了重音。

  很快,宁檬就换了个话题。

  “不是想要删微博发声明吗?可以,把一百万打到我卡里,我立马就做。”

  反正微博发出去已经有一个多小时,内容肯定早就在网上流传了。

  删微博发声明,只会让人觉得欲盖弥彰。

  赵清韵瞪大眼睛,似乎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“宁檬,删条微博不过是举手之劳,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。”

  宁越树也骂道:“你想钱想疯了吧。”

  一百万对他来说是笔小钱,但宁檬刚刚打了他一巴掌,要宁越树再给她转一百万,免谈。

  宁檬的头又有些晕起来,实在没心思和他们继续拌嘴下去。

  “条件我摆出来了,你们自己选吧。”

  扶着楼梯缓缓站起来,宁檬蹙着眉爬楼梯,凭着记忆走到二楼最角落的房间。

  正要推**门,一直蹙着眉坐在沙发上的男主宁大哥提高声音道:“钱我已经让人转过去了,记得你答应的事情。”

  话音刚落下,宁檬的手机就亮了起来。

  短信发过来,提示她的银行账户上有一百万到账。

  宁越树气急败坏吼道:“给她一百万干什么,简直便宜她了!”

  听他这话,两人不像是骨肉至亲,倒像是有过血海深仇一般。

相关小说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17-2019 玖陆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