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

你怎么欺负人呀

你怎么欺负人呀

你怎么欺负人呀

时间:2020-04-21 14:13:09

分类:古代言情

来源:掌阅

主角:周沅,顾微凉

全章节目录
在线阅读
你怎么欺负人呀

你怎么欺负人呀

关注微信公众号:玖陆文学

回复书名:你怎么欺负人呀 阅读全文

  翌日一早,周沅洗漱过后,描了个精致的妆容,还换上了平日最合眼的雕花襦裙,唇间点了嫣红口脂,整个人翩若惊鸿,灼若桃花。今日是回门的大日子,回门定会瞧见沈嫣,输什么也不能输在门面上。顾微凉早早就上了马车等着,本以为还要再等上一刻钟,谁料周沅今日倒是利索,没叫他久等。丫鬟掀了帘子,周沅正弯腰踩在木梯上,便瞧见里头端端坐着的男人。
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

  顾微凉亦是多瞧了一眼,随即神色自若垂眼于书册。

  周沅只微微顿了一下,随后面色如常的上了马车。

  车厢内空间狭小,她一瞧见顾微凉便想到昨夜里的事儿,还有男人那句“想上药,还是想洞房?”,周沅一想起耳根子就有些热。

  她伸手将布帘挂起,一阵凉风吹来,她这才静了心。

  顾微凉见她左手活动自如,想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面色稍稍缓了些。

  马车平稳的徐徐驶往周府,二人相对坐着,一路无言,一直到马车在周府大门外停下,顾微凉才伸手拦住急着下车的小姑娘。

  他稍稍思索一下,便将腰间佩的白玉翡翠摘下来,同她腰间的珍珠流苏绑在一起,倒是相衬。

  周沅疑惑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  顾微凉抬眸,两手垂放在膝上:“你也不想让老师与师母*心,既然如此,今日回门你我就该亲近些。”

  周沅险些没反应过来,维持着弯腰下车的动作好一会儿,又堪堪坐了回去,默了一瞬方问:“若是我过的不好,他们伤心,岂不更合你意?”

  男人缓缓扬起一抹笑,眼尾轻挑,好笑的看着她:“难道在顾府我对你不好?小姑娘年纪轻轻,可不要没心没肺。”

  周沅一愣,还没来得及细想,顾微凉便先下了马车。

  待她弯腰要下去时,男人伸手到她面前,是要扶她下去的意思。

  周沅慢吞吞的将手递给她,忽然余光一瞥,瞧见正柳氏缓缓过来,她正要踩在木梯上的脚忽的又缩了回来。

  就见小姑娘脸色一变,嫣红小嘴微微嘟起,娇滴滴道:“你抱我下去。”

  顾微凉手一顿,虽是背对着周府大门,但就姑娘这般变戏法的神情,他大抵也能猜出后头有人来了。

  周沅说那话时底气不足,生怕顾微凉不陪她演戏。她手指紧紧扣着手帕,朝着顾微凉,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。

  顾微凉给足了她面子,在众目睽睽下将姑娘抱起,小心翼翼的放在平底上,又拨了拨她被风吹乱的几缕发丝。

  柳氏走近,见到二人这样相处亦是面露惊色。

  柳氏压下心中的讶异,瞧周沅一身华服,倒不像是在顾府被欺负的,一颗心落了地,难得露出好脸色。

  周沅见了柳氏,笑意更深:“娘,您怎么亲自出来了。”

  柳氏执起她的手背轻轻拍了两下:“院子里摆了你的回门宴,你爹与你三哥哥都在等着呢。”

  周沅眉眼弯弯的朝柳氏撒了个娇,说了几句好听话逗的柳氏掩嘴而笑。

  顾微凉在身后慢步跟着,听小姑娘一张巧嘴,什么好听的话都能说出来,忍不住也弯了弯唇角。

  到了花厅,周成禄已然端端坐在主座上,顾微凉抬脚迈过雕花门槛,抬头便对上周成禄的视线。

  饶是周沅,都发觉了气氛有些许异样。

  按理说,那回在高家百岁宴上周成禄都没刁难顾微凉,现下她的回门宴,也不该生出事端才对。

  周渲偷偷朝她摇了摇头,指了指一旁的席位。

  周沅一愣,拉着顾微凉的长袍便要坐下。

  周成禄忽然出声道:“老夫有要事想同顾大人商议,可否请大人移步书房?”

  周沅下意识往顾微凉面前挡了挡,引的男人低头看下来,见周沅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,不由觉得有些好笑。

  周沅扯着嘴角笑着道:“爹,今日是回门宴,什么话不能用完饭再说呀?”

  周成禄未答,只抬头瞧着顾微凉。

  气氛微微一滞,直到顾微凉点了头,含笑道:“老师有事商议,我又怎敢推辞。”

  顾微凉轻轻将周沅拉着她的手挣开,他知道周沅担心的是周成禄,生怕他又将她爹给气着了。

  顾微凉猜的不错,周沅只是担心周成禄罢了。

  前几回她也在书房外头听见过周成禄大发脾气,**都是上早朝时被顾微凉气的。

  待二人一前一后离开,周渲这才大着胆子道:“这下,咱们这个五姑爷更不受待见了。”

  柳氏皱着眉头斥了他一句:“别胡言。”

  说罢,柳氏也忧心匆匆的离了花厅。

  周沅提着裙摆坐在周渲身侧,忙问:“怎么回事?这几日顾微凉休沐,应当不会在朝中惹爹不快吧?”

  周渲嘴角扯出一道似有似无的笑来的,目光若有所思的落在门外:“你和顾家的亲事,是顾微凉亲自求来的,你可知?”

  周沅张了张嘴,显然不是刚才得知。

  周渲见状,只剑眉一挑,看来他这个妹妹早就知晓了。

  他正欲开口说点什么,又见周沅腰间那块白玉,实在眼熟的很,想来想去,竟是那日在高家见顾微凉佩戴的那一块。

  周渲嘴里的话咽了下去,神色略有复杂,踌躇的问:“你和顾微凉,可还好?”

  周沅现在心思早飘到了书房,反而去答周渲上一句话:“我早就知晓了,爹是因此事才动怒的?”

  可也应当不至于,顾微凉这些年与周家敌对,所做的事儿,桩桩件件皆是手段,要说赐婚这事是他所为,倒是合情合理。

  周渲摇了摇头,只道:“许是因为旁的事,昨个儿我在院子里撞见了安王府的小厮。”

  周沅眉间紧紧拧起,她素来不问朝政,但这一月也多少了解了些,毕竟自己也不能一头雾水的嫁到顾家。

  姑娘手中的刺花手绢被揉成了团,向来天真的面容露出一丝难得认真的疑惑:“哥哥,安王……就一定比皇上好么?”

  周渲一口热茶险些喷出来,急急咽了下去后捂住她的嘴:“这话在我这儿说说便罢,要是叫爹听到,就是你也躲不过跪祠堂!”

  周沅一脸愁苦的将周渲的手拉下,嘟囔着说:“我就是随便问问……”

  一直知晓周家隶属安王一党,前太子是爹一手扶持,所以周家如今还偏帮安王,周沅觉得无可厚非。

  可当初顾微凉好端端为何要去助三皇子谋得皇位?

  因这事他才与周家的关系彻底僵硬,那他是图什么?

  可惜当年她还小,又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懒惰性子,外头变了天,她也丝毫不察,倒是听府里的丫鬟闲嘴提过两句,也只说是太子被废,并未有其他。

  周家书房里,雕花窗子紧闭,纸墨的香气便愈发浓郁。

  师生二人隔着一张红木书案相对坐着,顾微凉一双深邃的眸子低垂,目光随意落在案上,似是在等周成禄先开口。

  静默片刻后,周成禄方缓缓出声。

  “此次淮儿出征已大胜,本是整装待归,却临归来时收到一则皇帝口谕,不知顾大人可知里头说了什么?”

  顾微凉眉间沾了一丝极淡的笑意,像是早就知道周成禄会问他此事。

  “趁此次大胜,士气高涨,攻打钟武。”

  砰的一声,周成禄一掌落在书案上。

  钟武乃是当今太后的母国,当初两国联姻,一度交好。如今大楚率先出兵,那便犯了个礼字!

  而皇上忽然下了这样的口谕,定是有人出谋划策,除了顾微凉,他再想不出第二人!

  “如此一来,将太后置于何地?将大楚置于何地!”

  顾微凉嘴角掀起一抹凉薄的笑意:“早在先皇还在时,太后便几次三番借母国之势干涉朝政,如今安王失势,太后与老师一样,都竭尽心力想替安王复位,如此看来,倒是先卸了太后一条臂膀,才能让皇上的皇位,坐的更稳当点。”

  周成禄怒极而起:“你为彻底架空安王府,对付太后便也罢,可当初两国联姻,讲的便是一个礼字,如今钟武式微,大楚却率兵攻打,趁虚而入,与蛇鼠何异!”

  面对周成禄的暴怒,座上的男人却分毫不动,只道:“钟武纵着太后涉政,便是无礼在先,大楚何愧之有?”

  说罢,顾微凉清清冷冷的说:“正是因为老师凡事都讲一个礼字,才瞧不出安王本无帝王之资,若他上位,只会同先帝一般,昏庸无能,受苦的还是百姓。”

  “放肆!”周成禄大怒,不可置信的瞧着顾微凉,震惊于他竟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。

  他当真是小瞧了这个学生,从前看走了眼,如今却还是看不透他!

  窗子下,藕粉雕花襦裙曳地,周沅蹲在墙角,恨不能将耳朵送进去听个清楚。

  周渲伸手碰了碰她:“你听听,你这个夫君真是不会看眼色,就不能先哄哄爹,一点做女婿的自觉都没有。”

  周沅双膝屈起,托腮蹙眉,她久于京城,而天子脚下,自当是繁华宁静,实在是体会不到顾微凉所说的百姓受苦。

  而太子她更是未曾见过,究竟哪里没有帝王之资,她更无从得知。

  就在周沅心下正权衡着顾微凉与周成禄所言谁占理几分时,又听里头周成禄讥讽道:“安王身边仅有太后与我,你削了太后之势,又求娶了圆儿,当真是好计策。”

  顾微凉默了一瞬,清冷的声音里都透着一股无情至极,沉声道:“老师知道就好,近日可千万收敛些,否则周沅怕是要在顾家受些苦了。”

  他极低的笑了一声,也不知道说的是真还是假:“万一缺胳膊少腿的,怕伤了老师与师母的心。”

  书房外,小姑娘一脸错愕惊悚,浑身一抖,冷不丁拽紧了裙摆。

相关小说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17-2019 玖陆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