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

做你唯一的守护

做你唯一的守护

做你唯一的守护

时间:2020-04-21 14:07:37

分类:现代言情

来源:阅庭文学

主角:楚落,洛冰河

全章节目录
在线阅读
做你唯一的守护

做你唯一的守护

关注微信公众号:玖陆文学

回复书名:做你唯一的守护 阅读全文

  初夏。Z市楚家大宅内。楚落望着镜中的少女,眉如远黛,眼如秋水,波光潋滟,楚楚可人。“小姐,老爷请您下去。”佣人在一旁催促。“嗯。”她淡淡的应了一声,转身而出。她走后,两位女佣推开洗手间的门,满地狼藉,沾染着呕吐物的衣物混合着酒精味,熏得人有点难受。
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

  “唉,好好的大小姐怎么就成了这样,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姐姐要来抢名号不说连未婚夫都被抢走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嘛,太太刚回娘家来也就把那孩子接回来,生怕谁不知道似得。”

  “这次老爷把小姐叫下去怕是要退婚哦。”

  ……

  佣人在洗手间里小声嘀咕着,还在卧室门口的楚落捏紧了拳头,硬生生憋下眼泪,下楼。

  楚家一楼客厅内,一个模样清秀的女生坐在沙发上,穿着白体恤和牛仔裤。她抿着嘴,有些紧张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来楚家。

  “李小姐,请您用茶。”佣人端上茶水,递给李静。

  李静接过茶水,道了声谢。她注意到佣人称呼她还是李小姐,不是大小姐。而坐在她对面的父亲听到这些也没有表示。

  她刚准备喝茶,瞥见从楼上下来的人。手指猛地捏紧了茶杯。

  她看见楚落从高处缓步走来,神情冷淡,高傲矜贵,那般遥不可及。

  “爸。”楚落声音甜美。

  “落落来了,快来坐。”楚原招呼她过去。

  楚落直接在楚原身边坐下,眼神扫视着李静。

  “落落啊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你的……”楚原犹豫了片刻,转头看着楚落,楚落用单纯无辜的眼神望着他。

  面对楚落的眼神,楚原顿时开不了口。

  看到这个景象,李静脸色有些挂不住了。

  她刚想开口,一旁的佣人给楚落奉上了茶。

  “大小姐,您最爱的红茶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楚落接过茶,打开杯盖,轻抿一口,升腾的热气模糊了她的轮廓,称得她整个人慵懒而神秘。

  楚原尴尬的轻咳一声,“静静是要毕业了吧,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准备读研。”李静绞着手指,有些紧张。

  之后楚原一直想办法活跃客厅氛围,但还是略显尴尬,直到佣人跑来说了一句,“洛少爷来了。”

  楚落放下茶杯,来的可真快。

  大门打开,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走进客厅。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,像是少女们梦里的少年。

  “浩然。”李静看着洛浩然,笑容灿烂。

  洛浩然对她轻轻一笑,转头向楚原问了声好,“楚叔叔好。”待他视线转到楚原旁边的楚落身上时,气氛难免有些尴尬。

  “洛哥哥是不认识我了吗?”楚落展颜一笑。“我们前几天刚分手,你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。”

  对面坐在一起的两人,脸色都不大好。

  “落落。”楚原皱眉。

  “怎么?父亲大人有何指教吗?”楚落挑眉。

  楚落今年大三,与李静洛浩然是一个学校的,只是他们大她一届。劳动节放几天假洛浩然约她出去,她本以为洛浩然是带她出去玩,没想到他在路上就和她摊牌,说要解除婚约。

  她本以为他是说着玩玩,结果当天就接到了消息说他在学校与同班一个女生好上了。

  楚落和他认识多年,甚至为了他考同一所大学,还是得到了这样的结局。最可笑的是这个人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。这简直就是电视剧里的剧情,而他就像那个破坏男女主感情的女配。

  “落落,其实我们……”洛浩然揽住李静,试图和楚落解释。

  “够了!”楚落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“我知道你想说你们是真爱,希望得到我的祝福。”楚落站起身,语气轻蔑,“算了,反正是我不要的男人,你拿去好了。”

  说完楚落走出了大门,没有管身后脸色铁青的三人。

  楚宅外面是一片很大的花园,花园里面有个秋千,是楚原在楚落小时候给他做的。

  楚落坐在秋千上,心情烦闷,委屈,想哭。

 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铁门外。

  楚落眯着眼打量着门口的黑色轿车,外地的牌照。

  车门打开,身穿黑衣的保镖从副驾驶座走出,撑开一把伞,打开后座车门,站在门边。

  见他这个动作,楚落下意识的望天,没下雨啊,所以为什么要撑伞?

  车内的人迈出车门,男子身着对襟黑衣,神色疏冷,面容深邃凛冽,肤色极白。

  男子注意到一旁的楚落,侧首看向她,眸底墨色沉沉。

  洛冰河勾了勾唇:这不是昨晚在酒吧扬言要睡了自己的小丫头?

  2.

  楚落发现男子在看她,有些尴尬,不知刚刚望天的动作有没有被他看到。

  她跳下秋千,迎上去,“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我来找我家侄儿,他叫洛浩然。”洛冰河微笑道。

  楚落怔了一下,他叫洛浩然侄儿,那他就是洛浩然的叔叔,从面相上看,这位应该就是洛浩然的小叔叔洛冰河了。

  没想到他们订婚的时候洛冰河没来退婚的时候他却来了。

  “五叔好,我是楚落。”楚落乖巧的自我介绍。洛冰河在家中排行老五,洛家与楚家是世家,从辈分上来说楚落确实该叫洛冰河五叔。

  而此时,佣人已经将洛冰河来此的消息传进去了。

  楚落接引着洛冰河进了楚宅。刚到门口,楚落就听到里面传来被子碰撞的声音,打落被子的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前未婚夫洛浩然。

  他此时瞳孔微缩,脸色煞白。

  “浩然,你这么紧张,来的是谁啊。”李静从包里拿出一张纸,帮洛浩然擦了擦手上的茶水。

  “是我。”声音清冷,带着一股子疏离。

  楚落和洛冰河从门口进来,背着天光,宛若神明。

  “冰河,你来了,里面请。”楚原立马起身迎接。

  “楚二哥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  洛冰河在洛浩然对面坐定,扫了眼洛浩然,开口道:“许久未见,如今竟连招呼也不会打了吗?”

  坐在洛冰河对面的洛浩然心头一跳,“五叔好。”

  一旁的李静微瞪双眼,这么年轻的叔叔?

  “五叔,给你介绍一下,这时我的女朋友,李静。”

  听到洛浩然的介绍,李静挺直了身子,试图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,她面带微笑,和洛冰河打了声招呼。

  “五叔好。”

  洛冰河神色平淡,没有理李静。

  “浩然,不要什么人都往我面前招呼。”

  “聒噪。”

  李静脸上血色全无,她没想到洛冰河会这么不给面子。

  一旁的楚落倒是憋笑憋的难受,这洛五叔,嘴好毒啊。

  楚落悄悄打量着洛冰河,她对他很好奇,他们这个圈子里一直流淌着洛冰河的传说。洛家一共五子一女,洛冰河便是最小的那个儿子,当时洛家老二的儿子都出生了,没想到家里突然来了个辈分极大的小叔,但洛冰河因为早产导致身体不好,从小就被送上道观静养,十五岁从才从道观回家,之后两年直接修完所有学业,十七岁开始帮助打理家族产业,把洛家做到现在的地位,之后又自己创业,打下自己的商业帝国。

  她本以为洛冰河应该是个脾气古怪的老男人了,没想到嘴巴这么毒,还长得格外赏心悦目。

  “五叔,静静她是个好女孩,退婚是我个人的意思,是我对不起楚落。”

  “我会带着静静向**奶奶赔罪的,你别把气撒在静静身上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您会来。”

  洛浩然越说越没底气。

  “浩然,你何曾见我为不相干的人生过气。”洛冰河端着茶,蒸气模糊了他的轮廓,将他整个人衬托的如梦似幻。

  一句话,将洛浩然怼的哑口无言。

  “五叔,我和静静是真心相爱,你知道,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。”洛浩然咬牙。

  楚落撑着下巴看向洛冰河,期待着他会怎么回答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洛冰河挑眉,瞥到一旁看热闹的楚落,“你是在嘲讽我没谈过恋爱?”

  洛浩然脸色霎时白了,李静忙解释道:“不是,浩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洛冰河挑眉,“我和我侄儿说话,与你一个外人何干?哪里轮得到你插嘴了?”

  “五叔……”洛浩然想说什么,直接被洛冰河打断。

  “还觉得不够丢人?三哥是怎么教你的?你和楚小姐退婚你有考虑过她?现在你对你这位李小姐倒是宝贝的很。”

  “冰河,不必为了这些事情动怒。”楚原在一旁劝道。

  洛冰河起身,“和楚家的婚约,我洛家一定会给楚小姐一个满意的交代,现在我还有点事,就先离开了。”

  说完他又看向洛浩然,“还愣着干嘛,跟我回去。”

  洛浩然没办法,只能跟着洛冰河离开。

  洛冰河走到楚落身边时,看了他一眼,转身往外走。

  “五叔,我送您。”

  楚落追了出去,今天洛冰河可谓是帮她出了口恶气,楚落现在心情舒服多了,就想送他。

  到了车边,楚落站在一旁。

  “五叔,谢谢您。”

  洛冰河垂眸看了她一眼,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  “二十。”

  “嗯。”洛冰河应了一声,“我今年二十五。”说完洛冰河就上了车,示意司机开车。

  站在铁门前的楚落一脸懵逼。

  3.

  洛浩然走后,李静也不好意思呆在这了,洛冰河的出现,将她的计划全部拨乱。她本来想借着洛浩然的手趁机住进楚家,顺便在楚落面前耀武扬威一番,像楚落这样的大小姐肯定会忍不住打她,而这时楚原肯定会更偏向他。

  李静咬了咬牙,和楚原道别,楚原不放心她一人回去,就送她回家了。

  待两人离开,楚落扑哧一声笑出来,急忙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。

  “妈。”楚落语气甜美娇软。

  “这么开心?有什么好事了?”电话另一头的女声柔软和善,内含宠溺。

  “今天我爸将那位领回家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楚母并不诧异。

  “他肯定想趁你不在让她住下来,还叫来了洛浩然。”

  “但洛家五叔来了,把洛浩然和李静怼了一顿。”

  “哦?”楚母有些疑惑,洛冰河一向不与外人打交道,怎么这次会因为几个小辈的事特意来一趟?

  “我也不知道他来这干嘛,可能是碍于老人的面子吧。”

  楚母淡淡道,“既然如此,你就别*心了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楚落和楚母打完电话,笑呵呵的掏出手机和闺蜜开黑去了。

  “落落,马上暑假了,今晚出来玩吗?”游戏里传来闺蜜的语音。

  “哪?”

  “绿岛,八点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楚落答应。

  “等你。”

  另一边已经和洛冰河回家的洛浩然有些畏缩的站在他五叔的身前。

  见洛冰河没理会自己,洛浩然只能开口:“五叔,我错了。”

  “哦?错在哪了?”洛冰河抬眸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我不该擅作主张像儿戏一样推掉婚约。”

  “既然知道,就去跟楚小姐道歉吧。”洛冰河收回视线,看向手里的经书。

  “知道了,我会去好好请求楚落原谅的。”

  晚上七点半,闺蜜舒图开车来楚落家接她。

  车上,楚落一边化着妆一边开口。

  “这次来的还有谁啊?”

  “能有谁?就我们几个玩得好的,你,我,姜楠,路易。”

  楚落化完妆又穿上舒图给她带的小裙子,是一条黑色蕾丝吊带短裙。

  “这是不是太暴露了?待会不是要先去吃饭?”楚落拎起短裙,打量道。

  “暴露啥啊,就这样挺好的,出去玩当然要穿的美一点啊!”舒图头都没回的开口。

  “今晚在哪吃啊?”楚落用手弄了下头发,慵懒道。

  “雪落轩。”

  听到这个词楚落愣了一下,面色有些古怪。

  舒图从见楚落没有说话,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她。

  “怎么了?这家店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也没啥,我爸那个白月光好像就在这家店工作。”楚落看向窗外。

  “那我们以后别来这了。”

  几人在雪落轩大门口集合,他们预定的包厢在二楼,里面是古色古香的装潢,环境十分雅致。

  四人一起吃完晚饭立马奔去了酒吧,到了酒吧,楚落就开始疯。

  劲爆的音乐在耳边爆炸,五彩的灯球旋转,楚落在人群中跟随着音浪蹦着,高举双手,随着节奏忘我的扭动。

  因为这段时间都很压抑,楚落很长时间没有这样放松过,这下来到酒吧,好像发泄一般不停的跳跃。

  楚落跳的累了,便和舒图他们去包间休息。

  刚刚都累了,大家就叫来了一个大果盘还有酒水。

  楚落接过杯里的酒一口干了,放下杯子就去抢舒图的话筒。

  连着唱了五六首歌,楚落实在受不了包厢里烟酒混合的气息,感觉有些头昏脑胀,准备出去透透气。

  刚从包厢出来,楚落迷迷糊糊的往前走,准备去厕所洗把脸清醒一下。突然转角迎面撞上一个人,楚落揉了揉鼻尖,后退一步,皱起眉抬头看向那个人。

  一身黑色西装,修眉凤目,眼神散漫,透着一股不羁,皮肤白如霜雪……好像有点眼熟。

  这个人是不是今天上午还见过?为什么他这样的人也会在酒吧?

  楚落打了个寒颤,立马清醒过来。

  请问在酒吧突然遇到世家的叔叔怎么办?急,在线等!

  楚落现在手心冒汗,低着头往一边走,期待洛冰河没有认出她。

  毕竟以她现在的打扮,他应该会认不出?好像他们也只见过一次,不熟……

  “抱歉。”楚落急速的道了歉,任何往旁边跑。

  高大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  洛冰河审视着眼前的女孩,身上穿着蕾丝吊带,脸上画着浓妆,脸颊绯红,一身的酒气,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酒,这幅模样和今早所见可是大为不同,倒更像是昨晚遇见的那样了。

  “不会叫人?”洛冰河皱眉,意味不明道。

  楚落头皮发麻,意识到男人认出了自己,不情不愿的开口道,“五……五叔。”

  4.

  楚落在楚,洛两家其实很出名。

  长得漂亮学习也好,从小就乖巧懂事,她一直就是两家用来教育小孩的典范。

  加上这次,洛冰河见过她三次,两次在酒吧。洛冰河挑眉,现在的小孩都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吗?

  洛冰河面上不动声色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楚落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在外面上网被家长当场抓获的学生一样,只能老老实实低着头,乖巧道:“同学聚会。”

  “嗯。

相关小说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17-2019 玖陆文学